茕虬

自娱自乐小能手^q^
不会施法的摄影师不是好战士

【兰威】The magic and The sword 2

【This time I ready to run. 】

    威恩被拖离了神殿。神殿仍像原来那样神圣、和平。

    艾米被这突如其来的事故所震惊。她一路随着帝兰,从他口中知道了事情的大概。

    那么,要按照奥雅一贯的方式来验证这件事了。但艾米对金发女孩的怀疑有点不敢相信----欧比王会看走眼选一个魔族当徒弟?你们确定没抓错人?

    也许那封信是伪造的。金发女孩冷冷地说。

    不可能,洛奇儿。艾米摇头。信上面的绝对是欧比王的魔法,我不会认错。

    不说那么多。帝兰打断了两人。验证一下他是不是天使就行了。

    白发的魔族……蓝色的眼睛……帝兰的思绪又回到了从前。


奥雅神树

    艾米在神树前打开一个平行空间的入口,帝兰把威恩拖进去,洛奇儿则被丢在外面。

    帝兰把威恩锁了起来,他发现威恩脸色苍白,微微颤抖着。

    乘艾米在准备别的,帝兰在威恩身前蹲下,饶有兴趣地观察这个"魔族"。

    威恩的皮肤很白,整个人看起来很瘦,好像只剩下骨架。一个男人瘦成这样是闹哪样啊……帝兰皱了皱眉。他又发现威恩看起来很有学士风度,脸很精致,嘴唇很薄,睫毛长长的……漂亮。帝兰脑中飘过这个词。他看着威恩有点痛苦的脸和发颤的身体……噢,天哪。帝兰突然有些不忍心,他不想看见他的痛苦,他想平息他的颤栗……

    "帝兰。帝兰?"

    直到被叫了两声帝兰才反应过来。该死,我在想什么啊。

    帝兰站起来,走到艾米身边。艾米戏谑着问:"看上那孩子了?"帝兰果断摇头:"不。只是想到了以前见过的一个人。"艾米从他的眼中看到了不易觉察的忧伤。

    "可以开始了吧?"帝兰看向威恩。

    艾米点头,拿起法杖和晶卡,开始吟唱咒语。帝兰歪着头看着,自己也开始帮忙。

    一圈白光绕在威恩身边,和威恩的魔法互相反应。威恩剧烈地颤抖起来。他猛地睁眼,发现自己被锁住,动弹不得。他却无暇顾及自身的处境----自己的魔法不安地跳动,与艾米的魔法相排斥----疼痛充斥着全身。

    难受!好痛!

    威恩咬紧牙,但是破碎的呻吟还是溜了出来。他想逃开,但一切都在艾米的控制之下。

    帝兰睁大了眼睛----不会吧,这种排斥力……

    一切防御终被击溃。

    威恩痛苦地叫喊起来,纯正的天使之力冲进他的体内。后背!后背有什么东西要冲破身体----

    帝兰震惊了:天……啊……他与天使之力相排斥……他真的是魔族……?!但他的心却突然悬了起来。

    不忍心再听他痛苦的声音了。

    艾米的体力几乎消耗完。她之前从来没见过排斥力这么大的家伙。难道他真的是……

    一声撕心裂肺的哭喊划破空间。

    威恩痛晕了过去。

    洛奇儿和帝兰看着眼前这个"魔族",几乎失去发声能力。

    大天使之翼在威恩身后展开,圣洁、美丽。

    他是修为比他们俩都高的大天使!

    艾米早已体力透支,瘫倒在地上喘气,洛奇儿放震惊在一边,过去给艾米治疗。

    他不是魔族!这个消息冲击着帝兰的思维,他想起刚才威恩那失神的眼睛和难受的呻吟,心中一阵绞痛。对不起,对不起!眼前的人与回忆中的身影重叠,帝兰低嚎一声,解开威恩身上的锁,带着威恩瞬移离开了神树。

   

房间

    帝兰快步走到床边,将威恩放在床上。威恩已经深度昏迷,苍白的脸没有一丝血色,身后的翅膀无法收起,他只能侧身躺在雪白的床上,硕大的翅膀几乎和床单的颜色融为一体。

    帝兰坐在床边,给威恩治疗,但似乎效果甚微。他给威恩盖上羽绒被,希望这能让威恩更舒服一些----他自己是这样认为的。

    注视威恩一段时间,帝兰发现威恩的嘴角带着血。伤的是有多重……为什么会是这种情况……帝兰的眉头皱成一团。伸出手轻拭去威恩嘴边的血,指尖不经意间划过嘴唇,能感受到一种从未有过的柔软。帝兰一惊,忙将手抽回来,活了这么久他倒第一次碰到别人的嘴唇。

    长得真是跟女孩子一样!帝兰觉得脸颊有些热。威恩的头发并不是无色的----跟纯白的枕头对比,威恩的头发反倒有些淡淡的蓝紫色。帝兰看着他出神,手指无意识地插进威恩的头发,顺势揉了揉,软得舒服。好好休息。帝兰默念着。

    他站起来,准备转身出门,却想起威恩没换衣服!他的衣服刚才被我弄脏了!帝兰的强迫症告诉他威恩必须换一套干净的衣服。我……帮他换衣服?!

    帝兰只觉得好尴尬。

    天……啊不要这样折磨我啊……

    一阵激烈的思想斗争后,帝兰还是翻出了一张晶卡,闭上双眼,晶卡发动。对不起,只能暂时这样了……威恩身上的衣服被魔法移了出来,整齐地放在床头。

    帝兰长出一口气,仍是闭着眼,心中默念"对不起但我没有看见任何东西",转身走出房间,关上门。

    脸好烫。


    威恩刚醒来时第一反应不是我在哪----却是觉得自己的内脏都快搅成一团了。他微微张嘴,全身软得过分,完全使不上力。

    他又合上努力睁开的眼睛,连眼皮都感觉很重。脑子像一团浆糊,乱得根本不能思考,当然也无力思考。我需要一杯茶。威恩只剩下这个想法了。

    在半睡半醒中,听到了开门的声音。

    威恩睁开一只眼——当然几乎成一条缝,看着进来的人——一头金毛。威恩浑身打了个颤,猛地睁眼,条件反射地几乎跳了起来,天蓝色的眸子中尽是惊恐。

    帝兰没想到威恩反应会这么剧烈,忙退后几步,摊开手,以示和平。

    威恩把头埋进枕头里,全身因恐惧而战栗。

    帝兰有些不知所措。看来之前的事给他造成了很大的心理阴影。走到床边刚想和威恩解释,没想威恩先开口了:

    “Please...I'm not evil...Please...”

    地球语…?怎么…帝兰能听出威恩声音中的虚弱和恐惧。

    "No,no,I will not hurt you."帝兰脑子飞快地转着,谨慎地回答道,"It's OK,it's OK.Trust me...It's OK...You are safe here...Keep calm,it's OK..."帝兰紧张起来了。威恩应该知道这星球会地球语的不多,是有多害怕才会说地球语…对不起…对不起…

    话语奏效了。可以看得出威恩慢慢放松下来。

    帝兰长出一口气,伸手揉揉威恩的头发。威恩蜷着身子,没有反抗。

    像只受了惊的小猫。帝兰悬着的心落了下来。

    许久,什么都没有,唯有死一般的静。

    还是帝兰先说话,他把事情解释了一遍,说这是奥雅一贯的做法,为了鉴定到底是不是魔族。不过帝兰表示,他完全不知道威恩会是这种反应,因为正常来说,只要是天使,输入一点纯正的天使之力就可以张开翅膀,而且完全没有排斥。

     "我也没想到。"威恩侧过脸来,眨着眼睛看帝兰,"我从来没有过这种感觉,非常痛…我不想再来一次…"他的眼神暗淡下来,抿着嘴。

    帝兰顺势捏了捏威恩的脸,对他笑道:"已经没事了,我保证不会再有第二次了。"

    帝兰这死面瘫也会笑啊…威恩摇了摇头甩开帝兰的手,头再次埋进枕头里。

    威恩脸红了呢…帝兰收回手,盯着他,心说怎么不自觉就捏上去了…帝兰却突然喜欢上了这种感觉。

    两人沉默半晌,威恩弱弱的声音从枕头里穿出来:"帝兰…我的衣服呢…" "……"帝兰一愣,差点跳起来,"对不起我只是觉得你的衣服有点脏,我…"他小心地找着措辞,"我是用魔法把它弄下来的我什么都没有看到我没有恶意我发誓!"

    威恩不语。帝兰又紧张起来:他不会在生气吧…

    帝兰正准备再次道歉时威恩却突然笑出声来,转过头看见帝兰一副奇怪的表情就再也忍不住大笑,眼泪都快笑出来。

    "啊哈,太蠢啦!"

    帝兰知道自己被耍了。

    ……

    "威恩,把翅膀收起来吧。"帝兰被威恩奇怪的笑点弄得满脸黑线。

    威恩却突然安静了下来。

    几分钟后,威恩脸红着嗫嚅道:"我不会…"

    威恩能看见帝兰的嘴角明显的上扬了。

    ……

    帝兰费了好长时间教会威恩把翅膀收起来。帝兰倒是非常享受这个过程,因为他几乎不费力地示范,顺便还可以嘲讽威恩。看着威恩的脸上的潮红而且说不出话,帝兰的嘴角不住的上扬。

    遭报复了。

    帝兰看着威恩终于收起翅膀,想起自己还有事要办。他告诉威恩可以在这里洗完澡再走后,出门了。

    威恩翻了个白眼。闹腾这么久力气也恢复得差不多。他翻身下床,看见自己的衣服非常整齐地摆在床头,眨了眨眼把衣服收入空间背包中。

    洗澡出来,威恩整个人看上去都焕然一新。他帮帝兰把被子叠好就高兴地出门了。

    洗澡似乎真的可以忘掉一切不愉快。只是,为什么刚才我照镜子的时候头发有点红…【回想一下帝兰的手XD】


    Macabre的声音在脑中响起,不难听出它的担心。它说昨天几乎没有联系上你。威恩对着天空笑笑,只是道"出了点小事",背后似乎又传来昨日的痛楚。

    自从master离开以后,又有多少人真正的关心过我?威恩的笑却带着难言的苦涩。

    Mac有些无奈地叹了口气,告诉威恩它一会儿来见他,并将威恩指引至一片人迹罕至的草原上。

    草原上没有任何人,当然——除了威恩。威恩看着眼前一片绿出神。

    Mac很快就来了。它走到威恩身边打量了一下,缓缓开口:"你伤得很重。告诉我,为什么连你的气息都不一样了。"威恩僵住,深色慌张他想了想,张开天使之翼。

    "怎么…!"Mac深红色的眸子紧锁着眼前的圣洁,一时说不出话来。

    威恩移开视线:"对不起。"话语中带着不知所措。没想Mac在一阵沉默后嗤笑出声:"没什么好道歉的,主人。你现在这种体质的人历史上不超过三个。也许这是命运?"威恩低下头,紧咬下唇。看得出他做了一阵激烈的思想斗争之后,他淡淡道:"我就是个异种…" "不!"Mac突然大吼一声,深红的瞳孔似乎有东西在跳动,把威恩吓得不轻,"不要在这妄自菲薄。血统不能决定什么,不要过早地否定自己。你的血统有什么不好?你凭什么认定你的血统不好?为什么要让别人来左右你的思想?"Mac朝着威恩走近。威恩退缩了,他努力不去看Mac那感觉要杀人的眼睛:"不不不,我…" "停止你的软弱吧!"Mac几乎是吼着说出,威恩怔在原地。"听着,主人。"Mac长出一口气,"不管这个世界是怎样,至少你还有我。我会一直陪着你、辅助你直至死去。不管你的身份会如何,你永远都是我的主人。"威恩睁大了眼睛。

    "你知道当初我为什么选择被你收服么。"Mac继续说,"当时虽然我受了伤,但仍是能跳起来将你杀死。可是当你靠近,我感觉到有种东西在束缚我,告诉我我不能伤害你而且还要保护你。我无法反抗,我能感觉到,如果我反抗——会死。刚被你收服时我可是非常不爽——我将成为魔兽界第一个被收服的——简直奇耻大辱。但是没过多久,我在你身上发现了一些别人不曾有的东西,我便决定追随你,永不背叛。"

    威恩为之所震惊。Mac说完后便闭嘴了,直勾勾地盯着他。

    威恩愣了好久才找回自己的声音,他本是想说"你逗我啊",出口的却是:"我身上有什么特殊的东西?"Mac摇头:"说不上来。也许是你的血统,也许不止这个。"

    "听着,主人。"Mac的语气明显缓和,"这不能决定什么,未来要靠自己。"

    "这似乎真不是什么好主意。"威恩耸肩,笑了。

    Mac正欲再言,却突然转变成攻击时的样子,用魔法给威恩传音:"主人,后退,有人要来了。"威恩会意,装着踉跄几步,对着Mac打开屏障,传音:"我曾经是影帝。"不难听出他的得意。

    正如Mac所说,不出5秒,一道身影从威恩身后跳出,武器直指Macabre。

    "再见了,主人。"Mac最后一次魔法传音,在被伤到之前,技能发动,把威恩和那身影震开,迅速钻进平行空间去了。

    威恩完全没想到Macabre这么不手下留情,还好之前开了护盾,不然还不懂会伤成怎样。威恩的屏障直接碎了,魔法反噬,他呻吟了一声,跌坐在地上。果然现在的自己还是太弱了。

    刚才的人影居然是帝兰。

    威恩看着身旁这个同样跌坐在地上的天使非常不爽地甩开巨剑,觉得头一阵发晕,下意识地撑住额头。

    帝兰索性坐在那里气鼓鼓的。

    威恩壮着胆子打破尴尬:"你为什么…会在这…"帝兰的眼神像剑一样刺过来:"天知道。"

    啊,生气了…

    威恩被这目光吓得一缩,不敢再看。

    "该死的!"帝兰突然大吼一声,咬牙切齿。

    威恩被吓得几乎把自己缩进翅膀里面,弱弱道:"对不起…"

    可怕的寂静。

    威恩觉得自己几乎要哭。现在他只觉得这家伙简直比所谓魔兽还可怕。

    "没受伤吧。"帝兰的表情又恢复了之前的冰冷。威恩下意识地摇头,没说话。

    像只受惊的小猫。帝兰突然发现"小猫"居然能形容男人。现在这个可怜的法师头都快埋到颈窝了。我很可怕么?不,一定是刚才那只魔兽吓到他了。难道法师都这么胆小这么柔弱么?但欧比王就是个真汉子啊。

    威恩觉得帝兰这目光简直是要吃了他。他觉得自己只想钻到地下去。

    帝兰站起来,捡起剑,朝威恩走去。

    这阵势是要杀了我吧?!巨大的威压朝威恩涌来,他紧张得不行。

    却只是帝兰向威恩伸出了手:"好点了么?起来。艾米找你有事。"威恩受宠若惊,看向帝兰,呆滞地"哦"一声,手不由自主地伸出去。

    他的手握住了他的。

    温暖、有力的手。

    冰冷、柔软的手。

    威恩被拉起来,头因供血不足一阵眩晕。他"唔"了一声,使自己看起来像没事的样子——至少他是这么觉得的。

    帝兰无奈地督了一眼这个虚弱的法师,长叹一口气向前走去:"你需要治疗和休息。这身子也太弱了。"威恩脸红地道歉,乖乖跟在他身后。

    "我说,艾米找我什么事?不会是你俩一起解剖我吧?"

    "说实话我挺想这么干的。"

    真是个奇怪的家伙!威恩愤愤地想。


评论

热度(10)

  1. 舍得必须取舍 众口难调茕虬 转载了此文字
    震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