茕虬

自娱自乐小能手^q^
不会施法的摄影师不是好战士

None of us are free【Jaydick】【移动迷宫AU】 |第二章


【"Grayson."】

溺水般的窒息感把前额一抹惨白色头发的青年从噩梦中拉回现实,冷冷的月光洒在他的侧脸,他喘着粗气,额角渗出冷汗。

"格雷森。"他听到自己正下意识地重复这个名字,他在记忆里拼命搜索,却没有一点关于"格雷森"的信息。他抬起头望向那个似乎是噩梦里才会出现的迷宫——但这该死的真真切切,惨白的月光将其映衬得更加萧瑟荒凉。

这么说来,他才发现自己关于怎么进入铁笼子和之前发生的一切的记忆完全是一片空白,他记不起自己的出生地,记不起自己的父母,甚至记不起自己的名字。

他转而回想刚才的噩梦,梦里的他在一个装满水的容器里挣扎,无法呼吸,却张着嘴无声地呼喊,大概是谁的名字,或者别的什么,他记不清。他拼命地拍打容器的玻璃壁试图逃离,但无疑无济于事。有人走到容器旁——他看不清那人——声音隔着几层介质模模糊糊地传入他的脑海:"你的名字是杰森。" 

然后他就醒来了,再然后就是现在这样,眉头拧成一团。

"杰森,我的名字。"他垂下眸子轻声道。

这个不安宁的晚上杰森知道了三件事,第一是他失去了从前的记忆,就像有人故意抹去一般,第二是他的名字,第三是"格雷森",鬼知道这暗示了什么,但他会找出来的。



不远处的轰响把勉强入睡的杰森再次唤醒,他暗暗咒骂着扰他睡眠的一切,包括阳光,揉着疲惫发酸的眼睛坐起身。他不自觉地望向迷宫入口,迷宫此时刚刚完全打开,一小队早已守候在入口的人奔入迷宫。杰森认得那个背影,蓝色的运动上衣——迪克也进去了。

他张望四周,营地的男孩们也陆续起床做各自该做的工作。杰森对于营地生活还完全是个新手,看来这会是漫长的一天,大概暂时也不会有人在他耳边叽叽喳喳,他现在居然有点希望有人能给他安排点任务,让他做些什么,他可不想四十五度仰望迷宫度过一天。

他选择了最暴力的那个。

“让我帮忙吧。”杰森主动开口补上了昨晚的自我介绍,然后愉快地劈起了木头。



杰森从没感觉白天有那么漫长,至少他心里是这么想的,他可不记得以前的自己都在做什么,总之绝对不是像现在这样浑浑噩噩地劈一天木头。

他从身边的家伙嘴里套出了一些信息,昨天迪克完全没跟他提及,关于加入“守护者”的事(大概没人比杰森更嫌弃这个称呼了)。守护者们的确算得上是营地的精英,之前也有人想加入他们,但是考核失败了,多数人都因为考核过于严格而放弃了加入守护者的念头。

“这地方是迪克说了算,对吧?为什么?”杰森装做不经意地问向身旁的青年。青年放下手中的工具休息片刻:“因为他来得比我们都早,而且他的确证明了他有这种领导能力,我们都很信任他。但总有人是第一个来到这里的,迪克算幸运,他不是最早那个,最早的是卡尔德,那个黑皮肤的青年,孤独地生活了一个月,他是最早的领导者。”杰森眯起眼睛,等着对方说下去。“不过,卡尔德在几个月前的休息日趁所有人都不注意的时候跑进了迷宫,迪克还有守护者们发现的时候已经晚了,他们完全不能在那么大的迷宫里找到他。”

青年回忆起那个休息日,迪克在下午才发现卡尔德失去了踪迹,二话不说地冲进迷宫里,拦都拦不住,守护者们也接连进入迷宫寻找,直到迷宫入口即将关闭才踩着点回来,却都是无用功,回来的人数一个都没有增加。血红色的晚霞映在迪克的眸子里,卡尔德生存下去的希望随着身后的轰响消失在营地上空。

“所以卡尔德从此消失在迷宫里了。”

“对…那段时间迪克几乎不是他自己了,我从没见过那样的他。我知道他把所有的责任都揽到了自己身上,尽管那并不是他的过失。”青年叹了一口气,“我也很想念卡尔德,他是个非常好的伙伴。”

杰森沉默片刻,他的确难以想象迪克这种家伙会把自己埋在悲伤里,眼神中失去以往的活力,几乎不说话。他抬起眸子看向那个青年:“你刚才提到的‘休息日’是什么?”青年告诉他每隔七天营地都会休息一天,之前就有的规矩,毕竟不适当休息调整谁都会撑不住的。“后天就到这一次的休息日了。”他告诉杰森,随后继续手上的工作。

休息日。杰森在心里把这个词嚼了几遍,望向敞开的迷宫入口。



虽说才是杰森到达这里的第二天,而且注定以后会有大把时光,但他还是太想了解这里的一切了,迫不及待地,毕竟蒙在鼓里谁都不会觉得好受。

准备日落时他靠在离入口不远处的迷宫壁上,这里他可以稍微远离人群,同时不会影响观察。他侧着头望向围在迷宫入口等待守护者归来的人们,视线所能及处的高墙再次把他的思绪放飞。

欢呼声把他带回现实,蓝色的身影又一次出现在他眼前了。杰森竟然有些庆幸看到这个,尽管他不想承认这点。

迪克还有些气息不稳,但还是对大伙笑起来,告诉他们守护者们又一次平安无事,然后和队友们一一击掌,在欢快的气氛中慢慢走向营地。

杰森正准备移走一直放在迪克身上的目光,不想迪克刚好转过头说笑,两人的目光不小心撞个正着,四目相对片刻,杰森敢打赌他又在对方眼睛里看到了不一样的神色,这次与他昨天的样子完全不同,复杂得有些难以解读。迪克故作轻松地和身边的人说了什么,然后转身离开人群走向杰森。

杰森眯了眯眼睛,除迪克之外还有一个人直勾勾地看着他,提莫西,那个看起来总有几分机警的青年。他总是跟着迪克,就算是新来的都能看出来。杰森似笑非笑地瞪回去。搞得好像迪克是他哥似的。

“嘿菜鸟——”迪克根本不像一个刚跑了一整天的人,又迈开步子朝杰森跑过来了。

杰森狠狠地给他翻了个白眼:“杰森。”他打断了迪克的话,同时他发现一点,迪克说话时被人打断那表情简直蠢得要命。

“哇噢。”迪克睁大了眼睛,不经意地眨了眨,“哇噢——”“别像个傻蛋那样睁着眼睛看我,也别那样一直使用感叹词。”杰森躲开想凑过来的对方,“别靠近我,你全身都是汗。”从刚才起他的目光就一直不听话地在迪克身上游移,奔跑一天后的汗液浸湿衬衫,紧紧贴在皮肤上,迪克好看的肌肉线条几乎一览无遗,特别是他的腰线——杰森赶紧清了清嗓子好赶走这些念头。

迪克大概没注意到新人的眼神,他只是因为对方的话毫不介意地大笑出声:“你也不是清闲了一整天的那条懒虫,木工。”他刻意加重了最后那个称呼。杰森的嘴角抽了抽,把疑惑都写在脸上。“木屑。”迪克朝他扯出一个狡黠的笑容,便带着他沿着迷宫壁走去另一个地方。

那里刻满了名字。杰森几乎是一眼就看到了“卡尔德”,被一条狰狞的痕迹划去,还有一些其他的名字也是如此,看来这些被划去的就是逝者之名。

“我们把名字刻在这里,可以告诉我们有谁与我们有同样的经历。”迪克轻叹了口气,“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自己的名字就会被划掉。”

杰森沉默着接过对方的刀,听到迪克在认真地念着他刚得知不久的名字。“杰森。”迪克仍是仰着头看向墙上刻划的那些名字,“J-A-S-O-N?我猜得对不对?”杰森没有回答,抬手刻下他的名字。片刻后还是开了口:“不就是个名字么。”迪克的神色突然变了,严肃得让人感觉有些陌生,他眯起眼睛,紧盯着杰森:“除了名字,我们真正拥有的还有什么?”杰森打了个寒战,默然,这句话明显地戳中了他的心,他皱起眉狠狠地刻下最后一个字母,把刀甩在地上:“我受够这鬼地方了。”他没有甩开对方轻轻搭在他肩上的手。迪克垂下眸子,轻声道:“一年多了,我每天都是这个想法。”杰森能感觉到肩膀上的手愈发用力,然后松开。他看向迪克,迪克有些慌张地避开了他的目光:“没什么。”这家伙的话连自己都安慰不了。

作为领导者,不应该,也不能在别人面前展示出消极、脆弱的一面。杰森在心里轻叹,俯身捡起小刀,交还给迪克。

他不顾呆站在原地若有所思的迪克,径直走到迷宫入口前,此时入口正缓缓合上。迪克赶紧追了上来,仿佛忘了刚才的一切,又摆出那个笑容,而且带了一丝狡猾,手里不懂什么时候多出一根短木棍,正指着杰森:“别告诉我你想进去。”杰森挑眉:“你是在用这根短短的断棍威胁我么?”说着故意步向迷宫入口。

几秒后整个营地都听到了新人的惨叫声。



杰森在看到迪克的名字前还小小地怀疑了一下是不是自己心中所猜想的那个迪克(Dick),现在他确定了,的确是如此拼写。顺便,不得不说,迪克做的事情真的非常迪克(Dick),鬼知道这家伙只是看起来有些瘦弱,爆发力却比谁都强。

妈的痛死我了。

杰森愤怒地咬下一大口土豆。



——————分割线的小怨念————
Yoooo我更完第二章啦(虽然卡了几次)

文风比较迷(也许还夹杂了几个错别字),看得懂就好xx

个人事情除了学习还有很多,所以只能躺床上的时候码个十几分钟,进度慢慢慢:3

有你们的支持真是太好了!(比心)

留言我会尽量回复:D

评论(12)

热度(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