茕虬

自娱自乐小能手^q^
不会施法的摄影师不是好战士

None of us are free|【Jaydick】【移动迷宫AU】第五章


【"Enough."】


杰森已经无聊到做起了俯卧撑,他觉得自己在这待得快长出真菌来了,俯卧撑对他来说并不困难,至少可以让他在思考之余找些事做。杰森在沉重的呼吸声间听到了愈发接近的脚步声,他没打算暂停,在动作间隙中对来人冷笑道:“放着好好的吊床不睡,一定要来跟这个监禁犯吵架么?”“你大概比我还想念提米,杰,真是意料之外。”杰森听到来人开口后差点被自己呛到,忙咳嗽几声停下动作,转头便看到了迪克的脸,挂着的笑容多了一些嘲笑的意味。“我没想到会是一个伤员。”杰森挑眉,倚着身后的土壁,迪克在外面坐下。“当然了,你在想提米呢。”迪克调笑道,歪着头看向杰森。杰森抿了抿嘴唇,随即勾起一个笑回应:“吃醋了?”音落他便看到迪克的动作很明显地僵了僵,然后对方掩饰般地捋了捋头发,半晌才开口:“你是在跟我调情?”“是谁先开始的?”杰森没有犹豫地反击道。迪克却笑出了声,这让杰森一时不知如何回应,抬起眸子在黑暗中对上迪克的,他隐约间感受到对方神情中的柔和,似乎自己在他面前只是个淘气的小鬼。迪克眨眼间有些动作僵硬,他在对方的目光下缩了缩,仿佛面前的不是那个叛逆的青年,而是匿于暗中狩猎的野兽。好在夜色近乎完美地掩盖了这些不自然的动作,以及他染上红晕的耳尖,轻拂而过的风微凉,迪克都快怀疑自己的脸是不是也烧起来了。

别被小瞧了,迪克。

“你真有趣。”迪克承认这是个糟糕的辩解,他刚才的笑几乎没有过脑,仿佛它就该发生,不需要任何理由。“那我谢谢你的夸奖了,领导者。”杰森的哼笑声听不出真正的情绪,他顿了顿,“我觉得你不会无缘无故过来找我,对吧。”风似乎大了些,迪克的发丝随之拂动。“没错。”他抬起头不懂是朝哪个方向眺望,“我想邀请你加入守护者。”

杰森不确定在有些诡异的风声中是不是听错了,远处的风声像是女子细碎的低语,时而又似幽然怨泣,此时他竟然觉得迪克的声音有些不真实。“这不好笑。”杰森觉得鸡皮疙瘩几乎要起来了,大概是因为温度的突降。迪克皱了皱眉,转回来瞪视杰森:“我没必要跟你开玩笑。”紧接着他的气场弱了些许,轻舒口气,“迷宫的路,你其实记得很清楚吧?”杰森瞳孔缩了缩,呼吸随之一滞,他没有说话,被看穿的恐惧让他有些夸张的大气都不敢出,避开人的目光静候对方再次开口。迪克也不再像刚才那般随性,直起身子,杰森能感受到对方落在自己身上的目光,平日说说笑笑的迪克严肃起来时气场带着令人窒息的威压。

“你不一样。”

这句话让杰森感觉胸口被重重地砸了一拳。他的心揪了起来,一种熟悉却而触不可及的感觉压得他胸闷,久久不能解脱。

你不一样。

杰森无意识地低吼出声,电光由脑海深处袭过他的视线,他不知道自己的呼吸正在逐渐沉重,蜷起身子,犹如觉醒边缘的野兽。他的意识变得混乱不堪,他无法集中注意力听身旁的迪克在惊呼什么,冷汗浸湿额前惨白的碎发。

格雷森。

虚无中有人抬手轻触他的脸侧,指尖划过棱角,停留在他的下唇。耳边的低语来自深渊,而他正向那里堕落。

“格雷森!”

重拳无序地砸向地面,血腥味在狭小的空间漫开,疼痛总算驱赶意识中那一片寒彻的迷雾,接踵而至的是难言的复杂情绪,和更大的悲伤。他觉得少了什么,以至于心中如此巨大的空洞。

“杰森!杰!看着我!”

视线变得明朗起来,他仍然有些呆滞地抬起头,随着声音望向迪克。

“看着我,杰,你安全了,别怕,看着我。”迪克明显地长舒了口气,声音柔和下来,“我在这。”

杰森的眼前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蒙上了一层雾,他抬手轻拭眼角,有些怔,不知该如何回应。“我……没事。”

迪克笑了起来,声音还是那么能感染别人。“欢迎回到地球,菜鸟。”他顿了顿,示意杰森抬手到他面前,“我去给你拿点药。”

迪克正欲转身,却听到杰森开了口:“格雷森,到底是谁。”迪克愣在原地。刚才杰森不知是不是无意识地喊出这个名字的时候,迪克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睁大了眼睛,内心被撼动了。有那么一下他回到了昨天的梦境中,黑色的人影匿在暗处低吼这个名字,迪克无助地一退再退,黑影的声音是如此不可抗拒,迪克一再告诉他不知道这是谁,却也无补于事,黑色包围了他,再者恐惧的荆棘攀上他的身心,将他撕碎,在狂风中消散。

“你这是第二次重复这个名字了。”迪克小心翼翼道。杰森的表情告诉他第一次提及真的不是有意而为,换而言之,那时的他不能控制自己。杰森陷入了沉思,手上传来的阵阵疼痛刺激着他的神经。

格雷森到底是谁?

想必迪克心中也满是疑问,但他还是小心地掩埋到深处,他相信总有一天会知晓的,同时他留了个心眼,两个失去部分记忆的人会提及同一个名字,这绝非偶然。

有点意思,迪克觉得自己越来越在意这个新人了。


两天后迪克要求归还杰森自由,当然杰森并不知道因此发生了一场激烈的争吵。最终提姆妥协了,他可不希望自己和迪克的关系因为一个新人而变糟。

“好吧,好吧,听你的。”提姆举双手表示无敌意,“但是要看好他,我有点害怕会出别的事。自从你出事以后,任何风吹草动都能让我的心悬起来。”

迪克微笑起来,微微眯起双眼。提姆认得这个表情,对方的眸子里闪耀着狡黠的光,这个好孩子的坏点子比谁都多。糟糕的预感。
“不如让他加入守护者,我们都好看着他?”迪克咧起嘴,露出好看的贝齿。这个笑容绝对能把女孩子们迷得神魂颠倒,但提姆能看出真诚下隐藏的一丝狡猾。

“别告诉我这是你的真实想法。”提姆打了个冷战,颇为不安地望向监禁室,“别再让我受到更多的惊吓了,迪克。我和你一样,在这该死的死胡同中神经绷到几乎最紧,说不定什么时候便会断裂。”

“提米,我很好——”

“你还想掩饰到什么时候?”提姆眯起眼睛,直勾勾地盯着迪克和天空相映衬的湛蓝色双眸,眼神直击对方灵魂深处,“在这之前,你有哪一天晚上能休息好?你失眠的频率在变高吧?迪克?”

迪克默然,眼眶有些发热,太多的情绪一下子涌上心头。他不得不承认,越来越多的问题压得他喘不过气来。他内心疲惫更甚,但却必须强制自己不会在行动上表现出来让别人为他担心,他每每想到自己这么做的目的,更多的情绪成丝,交杂在一起,缠绕于身,让他不住地挣扎,因此倦意更甚,形成一个恶性循环。

我很累,我累坏了。

但我是领导者,我不能先他们一步倒下。

迪克把目光从地上抬起至高空,他望着遥远的云端出神,夕阳把云晕染成一只展翼的火鸟。

“别说出去。”迪克觉得眼睛被风吹得有些难受,抬手轻拭,阳光映上被泪水沾湿的手背,随着放下手的动作消失在视线中。

提姆不认为迪克在哭,虽然对方的语气一时间充满了颓废和悲伤。“当然。”他浅笑着拍了拍迪克的肩。


杰森再一次站在迷宫壁旁边的时候觉得整个人浑浑噩噩,仰头远望匿在丝绸般云雾后的皎月,好极了,他终于出来了,不用再待在那个潮湿阴暗的小角落,他深深地怀疑自己是不是已经长霉菌了。

他敢说这几天没几个人是过得舒服的,包括他自己,整日的思绪都放在迪克身上——该死的,他到底经历了什么——考虑着如何弥补这次过错,以及不断的扪心自问。有时候杰森觉得自己有些没心没肺,他只会出于本能地保护属于自己的东西,别人的生死在他看来与他没有太多关系。之前迪克跟他说前人探索出路的故事时他就发现了,不管是何种惨不忍睹的死法,对他来说也就是过眼云烟,最多是扯扯嘴角掩饰自己的不屑。

但是迪克这一次事故让他又开始觉得这种想法站不住脚,也许是因为这些事就发生在他的眼前,也许又是别的什么,他甚至会因为这件事失眠,亦或是在夜晚不断地醒来。 

刚才迪克笑着带他从监禁室里出来的时候,这个笑容几乎是给他的良心狠狠刺了一刀,几天前这张脸还是那么虚弱,血渍斑斑,杰森暗暗感叹时间飞逝,然后才终于露出释然的笑容。

迪克给他讲了一个传说,据迪克言这个传说是某个他很喜欢的人告诉他的(当然了,迪克想不起来那个人到底是谁)。传说的主角被人称为“夜翼”,夜翼无论受到了多大的伤害总能浴火重生,而且愈挫愈勇。

“这真棒,不是么。”迪克望着远方,眼里闪着光芒。

杰森觉得心底的寒意被驱散,他侧过头掩饰浅浅的笑意:“只有你这种白痴才会喜欢。”

“我知道你被打动了,小翅膀。”迪克对着他笑起来。

杰森觉得这个称呼有些熟悉,但仍然肉麻得要命,他扭过头,故作凶恶地瞪着对方:“闭嘴,别这么叫我,娘娘腔。”

然而迪克只是大笑出声:“我也喜欢你的新称号,杰鸟。”

有时候杰森觉得自己在迪克面前蠢透了。



——————:3——
嗯哼,新的一章!
ooc有,但我会尽力让角色性格更为符合,让大家能够更愉快地食用:3
故事还很长,我猜,但我更新速度越来越慢了xx
quq很感谢你们能看到这,对我来说真的是一种很大的支持
啊总之,欢迎留言评论!我会回的!

评论(4)

热度(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