茕虬

自娱自乐小能手^q^
不会施法的摄影师不是好战士

【Jaydick】【移动迷宫AU】|None of us are free|第十章

【第十章】
*下一章开车就问你们看不看 

【NIGHT】

 Summary :危险接踵而至,迪克和杰森要面对的是没有任何把握的危机。 


迪克能想到的第一件事当然是寻找杰森的下落,可是在自己低迷的时候,他早已跑远。
不妨换位思考,如果自己就是杰森,被蒙在鼓里许久后终于靠自己的能力找出了答案,那么下一步是什么?


验证。


他为什么偏偏选择这个迷宫,而不是另外三个呢?


早已背得滚瓜烂熟的迷宫变化规律在迪克脑海中浮现出来,加之大家都最为在意的数字“7”,答案很快在迪克脑中闪过,而他一下子就确定了这个想法。


七号迷宫只在这块地开放。


杰森肯定是想到了什么,就像他在会议上说的,少一个契机,而这个契机正是大家都没有实践过的夜晚。


如果带着信号器在夜晚踏入七号迷宫,会发生什么事?如果数字“7”指的不是七号迷宫,而是七号迷宫所在的这块地呢?


迪克开始暗暗佩服背后操纵这一切的人。


寻宝游戏,有意思。


迪克勾起嘴角,迈开步子向迷宫深处跑去。




迪克皱着眉揉了揉太阳穴,他又一次爬上了高墙,感受着熟悉的冷风,长叹一口气。


每次爬上高墙,他的脑海里都会浮现出海边。


温暖的阳光洒在身上,脚下是令人惬意的柔软的沙子,海风吹乱他的头发。或者是坐上摩托艇,肆意的海风灌进他的肺里,带着些咸味。但他不在乎,海边总能让他感到自由,望着海天交接的地方,畅想宇宙的无限。


可如今的他像一只被困在黑暗笼子里的鸟儿,没有自由,目光想触及的外面似乎只有一片黑暗。脚下是夺去许多人生命的罪恶的土地,风中似乎都带着血与尸骨的味道。


迪克的胃里一阵翻腾,他甚至能想象下一秒鬼火兽就会站在他的面前,将他撕成碎片。


他能推断出杰森的想法,话虽这么说,但他能想到的最好的找人办法居然是碰运气,他甚至有些希望杰森遇上了一只鬼火兽,然后他就能顺着声音找过去。


停下这种该死的想法,迪基,要是杰森因此遭遇不测,就算找到了他,那也大概是一具尸体了。


迪克回忆起前几个夜晚,鬼火兽都是在远方发出第一声嘶吼,也就是靠近迷宫边缘的位置。


说实话这几天晚上迪克从没靠近过那边,他们的任务是猎杀一只鬼火兽,而不是提着脑袋去未知的远方送死。


如果杰森去了那边呢?


杰森没带武器,除了一把可怜的小刀。


迪克低头看了看手中的长枪,随后坚定地迈向远方。


有时候他总看不透杰森,这个新人所思考的东西总是让人难以猜测。有时候迪克也怨恨自己在这种地方思维处处受限。他也有反省过自己为什么在思考问题上容易先入为主,这种感觉就像,如果一个人叫你不要去想大象,那么你脑中的第一想法是什么?


大象。


说实话迪克也早已厌倦了这种该死的乌托邦世界,他非常清楚在这种和平安逸的表面下,反动情绪正在萌芽,他知道过不了多久,迷宫的秘密就没办法再保住,那之后暴乱就会升级,后果不堪设想。


他可悲地想拯救每一个人。


同时他知道这几乎不可能做到。




当迪克踏上最外围的高墙时,他微微皱起了眉。


再往前就是刀锋林,之所以这么命名是因为这一大片地所矗立的不再是普通的又厚又笨重的水泥高墙,而是锈迹斑斑的、令人不安的铁片。它们一片片插入地面,书写着一些更为阴森苍凉的故事,就像巨人战争留下的断戟残垣。因为从远处看起来像一片片刀刃,所以守护者们称这个地方为刀锋林。


就算是白天,大家都不太愿意接近这个地方,这里总让人感觉脊背发凉。沃利总是觉得这个地方聚着一些阴灵,虽然罗伊曾嘲讽过他,但不得不说这个地方的确让人不舒服。


……更别说是晚上了。


迪克抬眼望向迷宫的边界,那座最高的墙,完美地阻挡了视线,只留下一片天空在眼前 所以他们算是完全跟外界隔绝了,一点余地都没有。


迪克的心突然狂跳起来。


随着视线的转移,一个清晰的、发着幽幽绿光的数字7映入眼帘。


难怪白天的时候根本无法突破,这个数字是夜光的,也说明了答案只有在晚上才会浮现。


“少一个契机。”杰森的声音又在迪克脑子里回响了,迪克小心地爬下高墙,朝着边墙奔跑。



信号器在杰森手上有了强烈的反应,数字频繁地闪烁着,比刚才的频率高出不少。


杰森意识到信号器可能也是个导航,当靠近目标的时候,数字闪烁的频率就会随之加快。


他骂出声来。


杰森几乎是在这里转了大半圈,全然顾着观察周围景物是否有变化了,根本没有注意过一直紧握在手上的信号器。


他不知道他所面对的高墙有什么特别之处,直到他抬起头,幽绿的数字才映入他暗绿的眸子里。


这才是他们一直追寻的答案。


杰森踏步向前走去,走到墙边时,巨大的轰响充斥着他的耳膜。数字所在的墙开始移动,一条全新的通道展现在他的眼前。


“终于。”杰森勾起嘴角,看向手中的信号器,他正想迈步走入眼前的新世界,却在下一秒被迪克的声音夺去了注意力。


迪克高声叫喊着自己的名字,向自己加入跑来。


蠢货,不知道这样大喊大叫会暴露坐标的吗?!


但是为什么他根本没有减速的迹象?


杰森几乎是愣在了原地,他的脑子有些转不过来,很快巨大的恐惧笼罩了他——鬼火兽的嘶吼就在耳边。


旋即他的视线被蓝色的身影夺去,随即便是大脑在叫嚣着失去平衡,世界开始在他眼里旋转,疼痛的指令贯穿大脑。


迪克及时把杰森推开了,两人向前滚出好几米,鬼火兽的嘶吼声从耳边略过。


杰森还没来得及喊出心底的脏话,眼前的异像让他把话语生生吞了回去。


这条全新的道路两旁是不见底的深渊,往下望去似乎能看见隐约的绿光。


“你刚才在分心!杰!”迪克喘着气正想站起来,一股力量便扯住了他的手臂,将他从地上拉起,然后带着他又一次迈开步伐狂奔。


“快走!这见鬼的地方是鬼火兽的老巢!”杰森的喊声在迪克脑子里炸开,过多的信息量让他反应不过来。


杰森抓得迪克的手臂生疼,迪克被硬拉着跑了好一段距离才能跟上杰森的节奏,身后是鬼火兽紧追不穷的声音。


入口轰鸣着合上后,迷宫开始发生变化,地面震动起来。


像是末日,世界开始咆哮着扭曲起来,一道一道墙不断地移动起来堵住他们的去路。


迪克的脑子飞速转动起来,记忆的宫殿被推开,陈列着的信息像电影一般在他脑海放映。迷宫的地图在他脑海中清晰地浮现出来,迪克很快就能提取到需要的信息。


“这边!”迪克大喊着拐进一条路,杰森随即跟上。


鬼火兽仍叫嚣着在他们身后穷追不舍。 


过多的乳酸开始让迪克的身体抗议起来,迪克知道他们不能这么没完没了地跑下去,于是拉着杰森猛地拐了个弯,另一只手则紧握住长枪。


迪克的手心在冒汗,他的心也快跳出了嗓子眼。


而杰森的行动总是比他快一些。杰森知道迪克在想什么,前几个夜晚配合的默契让他知道自己该怎么做,一个急速转身让杰森得以直面鬼火兽,幽绿的光咆哮着向他袭来。


“杰!”迪克转过身的时候已经跑出有一段距离了,杰森已经迎上鬼火兽与其搏斗——用那把可怜的小刀。


死亡的荆棘缠上迪克的心,不详的感觉弄得他头疼,他似乎能看见下一秒地面溅满鲜血,月色下杰森眸子中的光渐渐黯淡下来,鬼火兽高昂着头踏过失去生命的躯体向他逼近,发出鬼魅般的声音,似一位狂人歇斯底里的大笑。 


杰森正向旁边跳开,鬼火兽嘶吼着将尖锐的前肢砸向地面。


而杰森没有留意另一边,另一只同样具有杀伤力的铁肢已经抬起,即将展开攻击。


迪克狂奔上前,将长枪送入鬼火兽体内,千钧一发之际把杰森从魔爪下救出,尖刺在他俩身边擦过。


迪克的额头渗出冷汗,死神几乎是和他们擦肩而过。


鬼火兽此时为身上的疼痛发出尖声惨叫,迪克赶紧从杰森身上翻下来,两人迅速地站起来,开始又一次奔跑。


杰森的心同样在狂跳,刚才过于自大的行为几乎是出于一种冲动,也许是为了告诉迪克他自己也能做得到,亦或许是为了保护迪克,他不知道。


带路这事可以完全交给迪克,在这种危机时刻,杰森完全信任这位领导者,迪克在对于迷宫地图的记忆和变化推演上的能力是其他守护者都无法企及的,也许这也是他能当上领导者的原因之一。


迪克往鬼火兽的身后跑去,失去了最有利武器的他不敢贸然迎战,如果是其他夜晚,他们俩迟早会死在这里,但是今晚很显然不同,迷宫的变化还在继续,这将会是一个有利时机。


“我们没法战斗了!不想死就跟上我!”迪克能看出杰森在起步时的片刻迟疑,他知道如果再拖延哪怕一秒钟,更糟糕的局面就会在前面等着他们。


他们不得不奔跑,与时间竞速,与死神赛跑。


迪克不知道利用即将闭合的迷宫壁能否将那头该死的怪物杀死,但不管如何,他要尝试每一个能让他们活下来的方法。


两人拐过一个弯,迪克的时间卡得刚刚好,面前便是两堵即将闭合的墙。


杰森很快明白了迪克想要做的事,他回头看了一眼逐渐逼近的鬼火兽,心知还差一点时间,才能将这家伙卡进墙里边。


于是杰森又一次转过身来,这次没有任何犹豫,动作极其流畅地反手将小刀甩出,深深刺入鬼火兽体内,同时鬼火兽的行动慢了下来。


“跑!杰森!跑!!”迪克急速奔跑到墙的另一边时才发现了杰森在他身后好一段距离,齿轮的声音牵扯着迪克的神经,他想起自己进入迷宫时奋不顾身的那种惊险,迷宫壁差一秒就要把他夹成肉酱,这就像一种阴影,渐渐蒙上迪克心头。


“杰!!”


杰森拼尽全力去奔跑,他差点就要被鬼火兽追上,但是在墙间时,迪克之前插入鬼火兽身体的长枪摩擦着墙壁,多少牵制了鬼火兽的行进速度,越来越窄的空间让鬼火兽难以行动,杰森迅速地跑到迪克旁边。


两人的神经紧绷着,退开好几米,才敢看向鬼火兽那边,现在的鬼火兽已经完全无法再移动半步,逐渐闭合的墙把它挤压得变形,鬼火兽尖声嘶吼着,勉强能活动的前肢不甘地在空中挥舞。


嘶吼声在几十秒钟后不再盘旋于两人耳边,绿光随之暗下,畸形的怪物不再动弹,惨白的月光洒在它的金属部分上。


两人终于摆脱危险,过度的疲惫几乎击垮了他们。




————分割线——
下一章开车
再说一遍
下一章开车(×)
哇啊啊啊我终于更新了
求评论求留言啊呜呜呜qqqq

评论(17)

热度(86)